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下一個瞬間,小光眼裡映出是異獸那雙閃著詭異光芒的紅色眼睛。

 

在少年的身後,異獸口中冒出硫磺味以及沼氣的臭味,長長的尾巴一揮,小光甚至沒意識到痛楚就沉默的倒下,緋紅色的鮮血四下飛濺。那雙凝視著虛象的琥珀色眼中仍然閃動著激昂情感的淚光。

 

 

廢墟裡的歌聲斷斷續續又響了起來。

 

少年靜默的看著小光倒下,黑色眼睛裡的笑意更濃了。不是譏嘲沒有諷刺只是純然的微笑。

 

沉重的強風吹拂著,少年卻像是那只是普通微風一樣沒什麼感覺,只有纏在臉上與身上的繃帶被強風吹散在那裡飄啊飄的,像是異化出了畸零的羽翼。整個場景看起來就像一幅畫。

 

他只是沉默安靜的站在原地。

 

 

「這裡已經沒有人類的容身之地,人類失去立足之地。被破壞的自然平衡會以另一種更慘烈的方式努力復原,持續想改變的人類只會逐漸的陷入更可怕的惡性循環。」少年對著倒在地面上的小光屍體說著,以一種不屬於人類的旁觀者的說法述說著。

 

「我到那裡去是為了你,為了讓你回到這個地方,這個曾經是我們相遇的地方。」少年對著地上的屍體露出一個小光很熟悉的微笑。

 

 

--不管現在的你會恨我還是……我只是想以我自己的方式保有你。

 

只有單邊的黑色眼睛凝視著屍體,少年的聲音清亮地像是醫院裡不停唱著歌的那個立體影像。

 

「我終於連心都已經變了嗎?我曾經是那樣的希望再遇到原本的你啊……而現在卻……」少年瞇起狹長的眼睛像是回憶那場夢境,那雙像夜空的眼裡卻沒有情感。

 

 

自他身後,異獸出現了巨大的身影緩緩的移動到他面前,停在小光的屍體前輕聲對著少年嘶鳴著,而他看著對面的異獸,臉上泛起一抹奇異的詭笑。

 

--我回來了。

 

他朝眼前巨大的異獸伸出了手,即將接觸到的瞬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