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兩人面前的燈光乍亮。

依靠人體溫度啟動的燈光自動打開了,看來這裡沒遭受什麼破壞或者說這裡其實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被破壞,從十字路口開始燈光電纜依序照明了空曠的走廊,將廢墟的某個角落完整呈現在兩名少年的面前。

 

無法適應光芒小光瞇起了眼睛,少年們各自看著不同的方向,氣氛一陣沉默。

 

「外頭好黑。」小光抬起頭看著沒有玻璃的窗戶,少年沒有回頭只是低聲回了句很像是是啊真的很黑諸如此類的話。

 

從已經腐蝕殆盡的窗框中吹來冷風夾帶著紅色的雨絲飄落,暴露在其中的地板有些地方已經腐蝕了,露出裡頭的黑色電纜以及材質不容易被酸雨腐蝕,完整透明地像是銀髮一樣的光束纖維。

 

對於感覺突然靜默了下來的少年小光沒有多加深思,只是單純的感受著彷彿火山即將爆發前那種異常的寧靜。

 

 

「喂,我們要前往的地方是存在的吧?不然的話,為什麼我們即使是掙扎著也要努力的前往呢?」對於小光低聲呢喃似的問句少年像是沒有聽到一樣沒有回應,他只是看著外面的世界自言自語的重複說著『我回來了』。聲音很低很低。

 

終於發覺同伴安靜的像是不存在,小光抬起頭尋找他才注意到站在不遠處的少年眼神很恍惚。瞇著眼睛像是在尋找著不知名的過往或者說回憶裡某個晦暗不明的畫面。黑色的眼眸裡閃動著奇妙的光芒,一瞬間小光揉了揉眼以為自己看錯了,他以為自己看到了從包覆著另外半邊臉頰的繃帶中透出鮮紅色的光芒。像鮮血一樣的紅色。

 

「燈光好強,我有些眼花了。」再凝神看過去只看到少年的側影又是他原本熟悉的那一個。他莫名的鬆了口氣,剛才那瞬間還以為那傢伙變成了生存在黑暗裡的……

 

少年仍舊沒有答腔。

 

 

他又邁開了腳步往前走。

 

少年輕巧的跳過走廊,熟悉地像是在自己家一樣,小光很勉強地追才能跟上他輕巧跳躍的步伐,直到兩人進了一個像是教堂一樣的地方少年停住了腳步。而氣喘噓噓的小光站在他的身後看著少年怔怔凝視醫院附設教堂上的壁畫。

 

跟其他地方比起來保存的可說十分的良好,過了不知道幾年依舊色彩鮮豔的牆壁上有著長著白色翅膀的人形,一臉慈祥地看著底下的一切,莊嚴肅穆的眼神中卻沒有焦距。

 

眼前寬闊的景象十分的漂亮,小光看著看著忍不住感嘆了聲。

 

親眼見到果然震撼比較大。小光翻遍了整個腦海還是找不出詞句來形容那些他以前從沒見過的色彩斑斕華麗的圖案,他想只有少年能夠用各種他所不知道的辭彙來形容眼前的景物,沒學過什麼文藝的自己只能用「哇,好漂亮啊……」這種最基本的詞句來形容而已了……他模模糊糊的想著雖然少年沒說的很清楚不過他應該是跟那老頭學的樣子,早知道也跟那老頭學一下搞不好就知道該怎麼描述眼前的東西了……起碼應該不會有現在這種想形容卻什麼字眼都不會用的感嘆吧……

 

眼前的……眼前的一切真的真的是好漂亮啊……這就是少年所說的藝術吧……他終於見識到了……小光像個孩子似的在大聖堂裡轉著圈觀賞。

 

 

而另一頭安安靜靜的少年只是專注地近乎無動於衷,對著四周的牆壁彷彿低泣地說著……

 

--我回來了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