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出發。」

微光中,看得見矗立在小雨中陰森詭譎的建築物,細縫中鑽出的變種植物以某種細膩的手勢蜿蜒著往四周攀爬,像是蜘蛛織出來的精緻白網一樣,水滴順著具有金屬質感的光潔牆面滑落。

 

在那面牆的後頭有著人類幾千年來的科技結晶,以及在其中苟延殘喘生存的人類。襯著已然黑暗的夜空就好像某種諷刺一樣。

 

那是人類過去的殘象也是最後的榮光。

 

 

因為戴著能夠遮住整個臉部的雨衣加防風鏡,所以視野變得很狹隘;因為戴著特製的過大口罩,所以呼吸不是很順,可是,我們逃出來了--逃離了小光的爸爸還有穿著各種不同顏色生存在那裡的那些人,我們是真的逃出了那個圓形的、彷彿監牢一般的城鎮……

 

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那個地方。

 

 

開闊的夜空攏著深深的雲霧,雨絲帶著銀光灑落。

 

不知道是因為手電筒的關係還是因為其他,外頭其實沒有想像中來得黑暗,夜空中落下的雨滴看起來甚至帶著淡淡的光芒,照亮了我們行走的道路。也讓我們能夠稍微看清對方的模樣,只是稍微,但是足夠我們倒在地上笑一陣了。

 

過大的深綠色連身雨衣加上防風鏡讓我們看起很像外頭亂跑的小型異獸,我們互相看著對方,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視野不好,所以兩個人只能互相牽住對方的手以免走失,手套的厚度讓我感受不到小光的溫度,但是他緊緊地抓著我。

 

啊--下雪了--

 

落在臉上的不是雨水而是粉塵似的紅色雪花,因為過於寒冷所以雪花即使落在我們兩人的雨衣上也不溶化反而慢慢的堆積。

 

外面很冷,冰冷中帶著酸苦的味道,比在室內能聞到的味道更濃稠,像是在瞬間落入沼澤般環繞過來,夾雜著腥臭的屍體味道。紅雪、冰雹跟輻射雨交替落下。

 

被衣袍遮掩的小光的臉更白了,但是我們還是努力的循著歌聲往前走去,直到面前出現了巨大的醫院廢墟。

 

 

是那首歌!

 

現在我們聽的更加的清楚了。當我們越靠近那間有著紅色十字形狀的廢墟醫院時那個歌聲就越清晰,若說這附近有哪裡能夠讓人拿下口罩唱歌的話也只剩這裡了。終於要揭曉歌聲的由來,我們不免有些緊張。

 

會是人嗎?

 

還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