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我躲在樓梯間所看到的外頭,是一片漆黑的夜幕。

 

外面的世界黑暗又深邃,還有一股濃濃的鐵銹味。那裡總是下著雨,只要把東西放在外面淋個幾分鐘會壞掉,說書的那老頭管這叫『核能雨』。這微紅的雨是不能喝的,忽大忽小卻很少停過,話說回來那種雨的味道很臭,臭到跟廣場巷口斜對面的麵包店大娘煮的湯有得拼,我想大概不會有人蠢到去喝吧?那玩意喝下去可是會死人,話說回來那個大娘的湯也是喝了會死人的。我一直覺得那個麵包店店長實在很神奇居然能夠活到這麼老還沒被他老婆的湯毒死……

 

離題了,總之,被那些水淋到身體就會受傷。我曾親眼看過雨中迅速被腐蝕的屍體,潰爛的速度非常快,那個曾經是生物的遺骸就這樣一滴一滴消融在黑暗的土地上,像是蠟燭融解在火焰中。

 

感覺應該很痛吧,我想。

 

 

正當魂遊天外的想著那個大娘毒湯跟紅雨的差別時突然被一隻大手抓起了躲在樓梯間的我:「這裡不是小孩子應該來的地方!」對方有點粗魯的將我丟回地面,或者說甩回二樓的開放廣場區。

 

被抓包了。幸好沒被抓去關在那間黑到不行的禁閉室,雖然我只去過一次但是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那邊實在太可怕了。

 

 

大人總是說不要靠近那些牆,因為牆外的怪獸最愛吃那些不聽話的小孩。

 

那些--把我們侷限在一小塊土地,高聳入雲的圍牆。

 

不過那些大人只能禁止我們明著走近一樓卻不能阻止這票小鬼頭們來暗的。我們這些孩子總是像試膽大會一樣斗膽接近樓梯摸著牆面,一群孩子從二樓那個烏漆抹黑的寬大空間裡往上偷偷摸摸地往上走十二層,賭看看誰會被抓到誰不會,如果能夠全員到齊的話我們就會從上面開始,眾人一路往下衝賭看看誰會跌倒誰會第一。這遊戲有點蠢,但是卻很好玩,有著那些總是皺著眉頭嘆氣的大人所不能體會的刺激感。記得幾天前那次衝刺大家衝過頭衝進了一樓,一夥小鬼呆呆的愣在原地看著從來沒見過的黃色土地跟殘留在那裡還沒經過處理的異獸殘骸。

 

那景象太驚人了驚得一票小鬼呆站在原地被大人抓到。沒逃成的下場是有爹娘的小鬼頭被抓回家去毒打了一頓,沒父沒母的像我則被抓去一樓半的那間超可怕的禁閉室關了整整一天。雖然是這樣但是我還記得那時候看到一樓的樓梯間裡有更往下走的樓梯,只是那些樓梯都被石塊與泥土封住了。

 

據說曾經有異獸突破了黑石的堅硬瓷磚從土裡鑽出來咬死了十幾個人,後來才被鎮上的自衛團清除,從那以後這裡就被石塊與泥土牢牢的封閉住了,為了怕舊事重演。

 

所以也只有被禁止進入的一樓才有露出黃土的破碎石磚。在小孩子間那些石塊可是被稱作勇者之石呢。(笑)

 

不過也因為那一次的緣故,城裡的自衛團幾乎死傷殆盡,只好向政府求救從外頭租借傭兵回來。也就是這些被稱作流氓的傭兵學生團出現的原因。

 

 

拍拍因為被丟到地上所以髒掉的衣角,我站在晦暗的街道上環顧,燈光纜線與通訊纜線各種不同的顏色電纜一條一條的在頭頂上橫斷天花板,還有從外頭透進空調系統,夾帶著濃濃鐵銹味的空氣,張貼在紅泥牆上,不動的舊日電影或是歌曲立體海報只剩下殘破的骨架與剝落的顏色。大概是感應到我的體溫,站立在廣場中央那張立體雷射海報終於開始斷斷續續的唱起歌來,嗓音漂浮的播放著昔日有名的歌手藍妮斯˙喬薇的成名曲『直到世界的盡頭』。少女的立體電影站在唱盤上,鬼魅似的歌聲唱出來的曲調就像是某種諷刺味濃厚的陰沉歌曲。

 

她唱的歌有太多詞句我聽不懂,但是主唱忽男忽女的嗓音很好聽。只是啊,再怎麼好聽的歌只要聽久了一樣也都是會煩的,立體海報時好時壞卻一直斷斷續續的唱著,整個腦袋裡一直是那首歌在迴蕩著,早也唱晚也唱的。斷斷續續、隱隱約約、低沉破碎的絮語。

 

聽說那是世界陷入黑暗前的最後一首歌。

 

 

說到歌聲。

 

城外頭一直聽得到歌聲,不知道是誰在唱歌?

 

跟藍妮斯的陰沉歌聲完全不一樣,那飄忽的清亮聲音就像是在呼喚著人一樣。

 

在那聲音裡,我感覺不到我的存在,我感覺到不是我的存在,我感覺到--

 

外面的世界呼喚著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