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Interview

明明酒單上沒寫的酒只要跟櫃台說一聲幾乎可以說是隨傳及到,速度之快手法之巧常常讓不少人驚嘆。更別提常常出現許多別出心裁的獨創式調酒。

 

許多客人都覺得左邊的青年是個花招百出讓人應接不暇的傢伙……

是說右邊的也不惶多讓就是了。

 

「所以說,現在這是在問我的師傅嗎?」左邊的青年搔了搔光潔的下巴,露出一臉像是苦惱的沉思模樣。

「有這麼難以形容嗎?」苦惱的模樣也很新鮮耶。

感覺起來那個師傅可能是哪來不出世的的大人物之流。

「也不是說難以形容啦不過……」歪了歪頭,看起來真的很苦惱:「總之,就是一個比我怪的怪人。」

 

你也知道自己怪啊…………不對,這世界上居然還有人比你怪啊?

那瞬間腦海裡只出現上面那句對當事人極為失禮的話。

 

像是被我的反應逗笑了一樣,左邊的青年彎起了嘴角跟眼睛:「師傅他是一個……從外表怪到內心的怪老頭。」如果說我的怪是三分的話,那麼那老頭的怪就是三百分。

……」三分?三百分?一百倍?這樣可以嗎!?用這種形容詞來形容自己的師傅對嗎!?

 

「這嘛……哪天你看到他就會知道了。」如果有機會的話啦,雖然那個機會出現的機率趨近於零。

「可以順便請問一下你師傅幾歲嗎?」趨近於零?意思是師傅掛了嗎?呃呃呃這種說法好像很失禮……

「沒記錯的話他自稱26歲。」

……」瞠目。

 

人家才二十六歲你就說他是老頭?不對,你現在看起來也不過十七八歲上下……雖然叫老頭是過分了點但是還能接受……

等等──

對方是二十六歲的人?那麼,你學這些技藝的時候又是幾歲?師傅教你的時候又是幾歲啊?調酒這種東西是能在兩三年之內學完的嗎?而且還是熟練成這樣的……我聽說學很久的那些學徒難道是假的不成?

哇啊啊啊……這個問題帶出的問題更多了……

而且連好奇心都被撩起了──

 

「能說說他的名字嗎?」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只要有名字就好查,這麼年輕的老師應該很有名才對。能在二十六歲就教出這種徒弟,嚴格來說這並不是達不到的成績,畢竟這個世界上多的是天才這種彷彿異世界的生物存在。現在當務之急就是順著話尾弄到名字~~賭上記者的名聲,應該查得到吧?

上述的對談談下來,老實說得到的那些消息要真的寫上雜誌,保證連半頁都不到吧?唯一充斥的就是我的哀鴻遍野而已。難得對方鬆口透漏這麼多消息,能夠把這個消息弄到手的話也可以稱得上不需此行了吧?

 

看著我眼中閃出了屬於記者的志氣,左邊的青年再度瞇起眼睛:「……伊萊。」說了你也不會認識。

「啊?」只有兩個字?

「全名:伊萊。」左邊的青年笑笑地露出一臉看到重聽者的善心表情再度重複了短短的音節。

右邊的青年則是舉起拳頭掩去令人尷尬的輕笑。

 

這還真的是……無從查起……

只有兩個字……還這麼大眾化……

這要怎麼查?這怎麼可能查得到?

 

我什麼時候才能脫離這種一直被耍的事態發展?

……基本上耍人就算了,還一副被看穿也無所謂的不躲不藏態度……

挫敗啊……無力啊這……

為什麼這間酒吧的兩個人都是這種調調啊──

誰來給我一個痛快吧──

 

以下省略內心的吶喊兼哭調三千五百字。該回到正題繼續了。

 

老實說,這個問題的衍生題本來還要問向隔壁的青年但是現在看起來還是別問的好。

預感告訴我我還是會得不到任何有用處的答案。而且搞不好更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