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Interview

用過目即忘可以精準體現這間店的表象,用殘破不堪可以大致描述這棟建築的外貌,用雞不拉屎鳥不生蛋可以簡單形容這裏的地理位置,用門可羅雀可以概括開店時間前的模樣──

這樣的地點怎麼會有人想到要開酒吧?

不怕賠死嗎?

 

低頭像是沉思了一下,那個看起來素行不良比較像加害者的青年說:「如果說是他教唆我開酒吧的,你相信嗎?」挑起眉,輕描淡寫態度慵懶地指向隔壁的傢伙,鐵灰色的眼睛溫和地笑成一彎弦月。

「……」老實說,你看起來才比較像教唆者……

大概是從眼中看出內心OS吧,左邊的青年笑得越發燦爛。

 

一個人是怎麼能在彎起來不超過兩公分的瞇瞇眼中讓人不會誤會哪邊是瞳孔哪邊是眼白啊?更別提他還有一雙長長的睫毛遮著卻還能看得見黑白分明的白色亮點跟黑色的瞳仁……

……摸著自己的嘴角,我已經放棄忍住隨著他的微笑而微笑的動作了。

笑就笑吧!

那果然是遠距離操縱!

 

「其實遇到他以前我沒想過要開酒吧的。」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我都很懶,這是天生的我也拿這性格沒辦法。「跟你說的一樣,其實我繼承了一小筆(?)遺產,根本也不用特地做什麼事情,只要省著點花就好了。」

「……」一小筆?你繼承的遺產明明夠你用力的花好幾輩子……那樣子還能叫做一小筆?

這句話一樣沒有說出口。

 

雖然不知道是哪個傢伙跟他下了這樣的賭注……左邊的青年繼續說:「即使是賭贏了卻仍然得陪著他一起開酒吧,真是累死我了。」有點不滿的樣子,左邊的青年朝著右手邊瞄了過去,對方連看也沒看繼續啜著手中的飲料,擺明了一臉無關。「天知道我是個多怕麻煩這兩個字的人。」作態的嘆了口氣。

「簡直只差沒在頭頂刺上懶惰兩個字了。」追擊!這廂,右邊的青年用著無奈又縱容的語調補充了一記追擊,顯然對於自己同伴的這點有著很深的體認。

 

辛苦了!右邊的!你真的是辛苦了!!你的無奈我很能體會!!

雖然才來這裡採訪了左邊那傢伙短短三十分鐘,但是,很能體會!!

從一開始的進門帶路到客廳到三份三明治上桌,從解釋流程以後進入正題採訪的現在,除了桌上三杯酒是他調的以外,還沒見到他離開過沙發做任何事情!

打從最開始的時候調出了三杯酒以後就賴上了沙發不動,連酒都是右邊的青年隨著三明治端上桌的……

除了呼吸以外就是動嘴巴回答問題順便吃吃喝喝,再者就是指一下隔壁看一下對面的小動作,左邊的青年沒有其他動作了。

 

「有些話即使是真的也不該被說出口。」

再度笑出雙彎彎的弦月,左邊的青年一臉過分無辜地聳肩攤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