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Interview

嚴格來說,這個問題已經獲得兩人的回應了,改變他們的內心世界這種事情其實不關採訪的事情,所以繼續繼續,繼續下一個問題比較實際。

 

採訪時間已經快結束了,而該問的問題還有一整排咧。

 

我只是記者,只是提問者旁觀者。

敘述,而不去改變。

這是這一行的鐵則。

 

「賺錢的工具。」異口同聲,速答。

「你真是愛說笑,據傳你得到的遺產已經多到這輩子花不完的地步了吧?」意外!還以為會是泡妞的法寶說。雖然就紀錄上來說眼前的兩人完全沒有任何『對外』的誹聞,喜歡他們的人很多,但是追求成功的人數目前仍然保持零。好笑的是居然也保持著零傷亡……真有一套,這兩個傢伙果真是個角色。

 

「嗯──功課倒是做的很夠。」他低聲了說了句,聲音不大,大約是錄音機錄不到但是眼前的人聽得一清二楚的程度,臉上的表情則是維持原本的微笑。突然覺得空氣似乎涼了下來。

 

不,以溫度下降的速度來說應該是整體空氣都在瞬間『冰』了下來。

要如何才能做到臉上的微笑未變吋許卻讓人心驚膽顫?

燈光沒變、景物依舊,眼前的人仍然一臉笑臉迎人,但是就是能輕易的感受到四周溫度的驟降。雖然說這裡原本就比室外溫度低了一點不過整體還在正常範圍之內,而現在則是快速降溫。就像是你突然從風光明媚天氣晴朗中帶點炎熱的夏威夷穿越了任意門來到北極一樣迅速而突然。寒風陣陣引得四肢發涼僵硬,甚至無法在那個地方動彈吋許……只能愣愣的看著北極捲起的冰風暴被空運來台……

 

「世上沒有花不完的錢,只有不懂得花的人。以及不懂得用錢滾錢的人。」左邊的青年用著輕緩的語調說著,配上應該是特意放慢的速度逐漸擴大唇邊那朵笑意。明明一臉笑意盈盈然而話裡的辛辣意思可是一點都沒減,用著那種一臉會讓不懂中文的人還會以為他心情很好的燦爛微笑。

只是他的笑容越燦爛,周圍的空氣越冰冷……

我有十分合理的理由懷疑現在來到的地方是冥王星。

 

右邊的青年笑笑地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那張白色臉龐上的灰色眼睛逐漸變深,原本降溫到冰點的整個氣氛也隨之輕鬆了起來。「沒有人會嫌錢多的。」他淡淡地開口,時間點恰如其份,話也恰到好處。那瞬間讓人有種不知為何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天突然亮了,雲突然開了,鳥突然叫了。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

剛才真是嚇死我了……

 

左邊的青年閉上眼睛晃了晃頭:「開店嘛,當然是賺錢為第一要務。」再睜開的眼睛已經變回一片漆黑的深淵:「而且,他是奸商。」指向身邊另一個人,收起了笑臉但是那雙眼睛裏笑意好深。

「這樣子形容辛苦維持開支平衡的人對嗎?」右邊的青年微瞇起眼睛,跟語氣相反,不像發怒的表情笑得意外燦爛。

其實從兩人的身上都看不出一丁點銅臭味,想來雖然說是奸商但是對於賺錢這種事僅只於對於某種行為的熱衷罷了。

不然就不會在酒吧裡出現『經常性』的大請客了……而且不是左邊的請就是右邊的請……

 

是說那兩個人之間的互動真的是讓人看得眼花撩亂、目不暇給。好害羞……

呃呃呃──我被左邊那傢伙傳染了!!

 

「你不要看他這樣否定的好像很認真,其實他對於『奸商』這個形容詞非常滿意。」左邊的青年三八三八的攤了攤手。

……我看得出來。

 

「我們的夢想,都可以在這裡找到。」

笑笑的,右邊的青年用著文藝腔下了結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