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Interview

Interview

 

「當然比較私人的生活用品就別提了,其他像是書籍或者餐具之類的會特意各自買不同的嗎?」看兩人的眼神不太對,趕緊連忙補充了一句。

 

 

 

「其實--大致上是有分啦……而且老實說我們喜歡的事物也不太一樣。」這次是右邊的青年先開口了。

喔……這回答就很普通了。才這麼想著的下一個瞬間就……

「但是,這傢伙……」伸長了手指了指左邊正在悠閒喝酒的青年:「每次都喜歡拿別人手上的東西,這習慣不知道怎麼養成的……明明是個有潔癖的傢伙但是專愛拿別人手上的……」語氣則是有些埋怨有些無奈。

左邊的青年什麼也沒說,只是笑笑的自右邊青年桌前的餐盤中拿了三明治自動自發的啃了起來。

 

 

出現了出現了!就是這種地方讓人忍不住想大笑啊!等了好久就是為了這一刻啊!!

想歸想,這句話他可是一點都沒說出來。

雖然早就風聞已久這兩個人之間有趣曖昧的互動關係,據說這兩個人還毫無自覺可言,天天上演不同戲碼,偏偏他們又沒有什麼親密關係,當他們吵架吵得激烈的時候甚至會大打出手(雖然沒人真正看過,但是繪聲繪影的非常逼真)。啊啊啊老實說這種時候果然還是要親眼看到才會更好笑吶--

由於一直憋住笑,肚子實在給他有點抽搐……

 

 

憋笑憋得聲音也有點扭曲,眨了眨開始泛出淚光的眼,假裝無視兩人的互動,繼續問下去。

 

 

「請問一下你們日常雜務是如何分配的啊?我是知道你們在酒吧裡的分工,酒保負責酒吧吧檯裡所有事務,而侍者則是負責酒吧整體的事務,那麼像是採買這一類的呢?」

一般來說這個問題應該排在前一個問吧。

不過,這個問題比較沒有前一個急切,前一個問題簡直成為了眾人心目中的疑問了。只要看過一次,保證印象深刻的疑問!

 

 

「基本上採買都是他啦。」左邊青年搔了搔吃得鼓鼓的白色臉頰:「我們打了賭。」而我贏了。

手中繼續沒停地進攻著對方盤中飱,明明塞了滿嘴東西卻能咬字清晰字正腔圓地發音,簡直像一種特技……

右邊的青年挑起眉瞇起眼睛看向對方卻沒有制止的意思,只是一邊無奈地望著那幾塊,理應進自己肚子的三明治『們』被迅速秒殺完食,一面替突然專心吃起食物不打算回答問題的酒保說話:「基本上除了吧台以外包括日常生活上的各項雜務都是我在處理。想想看,如果你只是想買瓶醬油,去買的人卻從早上九點,買到半夜三點才回家,不但沒買到醬油,還把錢搞丟,外加多了好幾筆醫藥費和治裝費的支出,你說你會怎麼辦,嗯?」更別提這傢伙(再度伸手指向對方)非常、非常、非常的懶惰,(連三發表示極度之意),何只因為打賭。

 

 

左邊的青年雖沒空回答,倒是誠實地嗯嗯嗯地邊嚼邊點頭,看來事情是真的,搞不好還是真實案例。

「而且我喜歡列出選單以後讓別人做選擇。」看著他用著一張吃得鼓脹的臉頰配上滿足的神情吞下一口酒把口腔裡的食物順暢地送進肚子,接著露出一個微笑。瞧見嘴角再度笑出的酒窩同時,突然很能體會,為什麼之前老會覺得右邊青年說話的聲音裡總有著隱隱的無奈。

對於這種理所當然到極點的回答我該說什麼呢?惡趣味?

 

 

這種普通級的形容似乎已經不能形容左邊青年的行為了吧……

而那個微笑……那個微笑又該如何形容呢……

簡單的說就是如果在此之前曾後悔這輩子沒見過壞人的微笑的話那麼現在可以安心瞑目馬上去了,因為現在看到的已經不是壞人那種普通等級,而是更高級的『惡魔』微笑了……

之所以是惡魔,即使明知道去相信那種意味顯然形於外的笑容非常不智,你還是心甘情願,這才是真正的殺傷力所在。

 

 

突然想到無關的事情,沒記錯的話左邊青年的這個笑容堪稱酒吧的招牌笑容,據說很多客人就是專誠為了看這個笑容而夜夜在酒吧流連忘返的。

──傳說中的惡魔的笑容……

認真地看那真是美得讓人發寒的笑容,不愧是招牌。

 

 

視線轉回來,右邊的青年又繼續道:「酒吧裡,那是一開始就說好的。」

這時,把最後一口三明治吞進肚子裡還滿意地不忘擦嘴的酒保開口:「不然,你以為我會讓自己那麼累嗎?哼哼~~」我可是巴不得把所有事情全部推到別人身上的人呢!(還露出一臉得意相)

「大家都知道你已經懶到成精了。」右邊的毫不猶豫直接說。

 

 

兩個傳說中三不五時就大打出手,隨隨便便就能治得各式各樣三教九流的客人服服貼貼,再扯一點的傳言甚至有其實是超能力者之類的高人(也許真的有)……正在用實在不能說是高水平的攻防毫不猶豫的吐槽著對方。

 

 

而且好像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兩個頑童露出一臉欲罷不能,正確來說是左邊的青年露出一臉欲罷不能而右邊的青年則是卯起來奉陪的表情。

不過,仔細去聽才發現其實不是吵架……

 

 

聽他們說話的內容怎麼越說越扯到我身上了?

 

 

「話說,明明是是來採訪酒吧的吧結果問出來的問題好像跟酒吧沒什麼關聯?」

「的確,所以說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咦?討厭~~難道……是你?」臉頰適時地泛出薄血色,白色的手指扭出蓮花指三八的點了一下另一邊的傢伙,眼中充滿著很濃厚的惡戲光芒。

「……」

「看,他的眼神不太對耶。」而且一直盯著你。

「……難道是真的!?」語調很震驚表情很震驚,還很故意的向後挪動了0.3公分。

可惜臉上有著很難錯辨的惡搞意味,而另一邊的那個再度掛著那個只能以惡魔來形容的微笑。

 

 

但是錄音機錄不到他們的表情,也就是……

這下糟了,沒意外的話這段錄音的內容被老編聽到保證會以為出旗下出現了同性戀記者……

 

 

於是輪到身為記者的我啞然看著兩人……

雖然早就聽說這兩個傢伙的演戲癖了……嚴格來說,是左邊的青年有演戲癖,而右邊的則是很習慣陪著他一起瞎鬧。

不過這也太……

咳咳……於是該把主題切回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