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Interview

Interview

「我看到你們酒吧裡有幾個被人傳頌的特殊裝飾品,首先能讓我請問一下那個看起來像古物的盤子的來歷是?」

這次馬上就有了回答:「那些的話你問他。」用著笑成新月形的眼睛佯裝一概不知,左邊青年很直接的指向了另一邊的人,推託的意味十分明顯。

 

 

「有人送的。」這次,右邊的青年還是很明快簡短的做了回應。

「人,可以形容一下是怎麼樣的人?」這個回答真的是簡潔有力到讓人不知何以為繼……明明回答了問題但是卻又什麼重要的答案都沒給到……以對手來說可真是個非常之難纏的……糟糕,怎麼把對方看成了對手這種存在……

 

 

突然覺得自己真是超倒楣,沒事幹嘛自找麻煩地選了記者這個行業,最重要的是幹嘛答應老編要做關於一篇紅透地下酒吧界的酒吧的專題而且最重要的是就因為這間酒吧的秘密連自己都很好奇,結果演變成現在這樣來到這裡找娛樂、不,是被人當作娛樂……

 

 

沒錯!是娛樂!

看那左邊那個青年的臉笑得多猖狂多囂張啊……

我想採訪其他酒吧的同仁們應該沒人有這種不著邊際的無力感吧。即使在心底已經流下千行男兒不輕彈的淚水了……但是該做的還是要作,免得到時候整理要點時,才發現因為太過於在意,結果各項回答通通從缺專題開天窗就絕對絕對死定了……

 

 

枉顧這廂的內心OS,對面的人終於正面回答了問題,但是……

「死人。」右邊的青年不慍不火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那個態度,就像是小學生指著一張畫著一隻鳥的牌子問:「老師,那是什麼?」然後,老師(青年)馬上和煦的笑著回答:「那是鳥。」

 

 

好你個那是鳥……

 

 

是自己有問題,提問的方式有問題,還是在場的每一位都有問題!?

其實我們之間有個又寬又大肉眼看不見卻無法跨越的代溝?

 

 

眼神滿滿的疑問與不解,雙頰則是不住的抽搐著。突然十分慶幸起帶來的是錄音機而不是攝影師,這種臉色要是給老編看到還得了……不過真希望是老編自己來這邊訪問順便讓小生能夠觀摩一下所謂的真正記者的風範範範範範範範範範範--

再度把內心爆出來的OS句尾加長音拉回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