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Interview

 

「雖然說酒吧這種東西原本就喜歡藏的很隱密了不過你們的酒吧有更上一層樓的難找。」毫無特色隨處可見的平凡地點,從公寓外觀上看起來是一棟破破爛爛到不行的典型五層樓建築物,不但沒有明顯招牌,而且還開在地下室,來的路上不知道迷路了幾次……

 

這間酒吧實在很絕,就算已經近在眼前了可是還是只有一盞充當引路燈的小小宮燈以及一塊掛在大門充當門牌的--

名片……

名片的上面更是只有簡單明瞭用著小篆體寫著兩個字:『酒吧』。

 

 

要說的話其實……很可愛、很有趣、很創新、很別出心裁。

不過以一間酒吧的招牌而言這種招牌真是讓人越想越無言……

 

 

他們兩個互看了一下,然後束著頭髮的青年說了一個讓人覺得很微妙的答案:「好兄弟。」

 

 

好兄弟?

「因為你們兩個是好兄弟?」腦袋當機了好一陣子,這什麼回答?

兄弟就兄弟,幹麼加個好字?而且這兩個人的共通點只有黑髮而已,其實就連黑髮的程度也不太相似,更別提什麼五官啦動作啦行為舉止啦完全不同,整體看下來眼前的人一點也不像兄弟,雖然說是有兄弟長得完全不像但是到這麼不像的就很扯了……

若說這兩個看起來年紀差不多的傢伙是兄弟,那麼我跟布萊德彼特也可以當兄弟了!

 

 

咳--嗯--離題了,回神回神。

不曉得是聽到內心的OS還是看到臉上表情,兩個都笑了起來,左邊的笑得實在有點沒形象,一頭撞上右邊青年的肩膀還笑得一抖一抖的,露出上下兩排共記四顆白森森的尖牙。看左邊的青年笑得似乎沒打算停下來,右邊的青年說話,語帶笑音:「可以說的是過程絕對不是普通級,至於詳細內容……這個你不會想知道的。」

 

 

一樣是讓人很在意的微妙回答。

 

 

「怎麼說?」當記者的嘛,都要具備著堅強的足以應付拒絕的神經,而且還要有追逐八卦的好奇天性。

看了不肯放棄的人一眼,右邊的青年又開口了:「要是你想把採訪內容放在普及時段,或是可以闔家觀賞的刊物上,最好不要知道的事。」還特地用著一臉悲天憫人的表情誠心的開解著。

那個左邊的青年仍舊笑得一臉天下太平,但是就是會莫名感到一股寒意……

 

 

「哈哈,看來似乎是真的不能說了」

『無論你多想挖到什麼秘辛總之千萬別在什麼消息都沒拿到的時候就惹對方生氣!』老編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看來還是別追根究底好了,免得惹惱別人然後真的被轟出去。

說真的,被那兩人共計四隻眼睛盯著其實有點發毛。雖然就紀錄上顯示這兩個人好像沒有生氣的紀錄,不管是多難纏的客人總有辦法可以和平解決。不過那是客人,現在可不保證身為記者的自己可以獲得相同待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