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更新也不為人所知 請叫我秘密主義者= =+
  • 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Interview

Interview

 

看來兩個人都沒有接受過採訪的經驗,一個盯著錄音機,另一個光明正大的就著別人的肩膀瞇起眼睛享受地睡著了。

 

大約維持了三分鐘後,指尖敲了敲原木色的桌面,稍微叩回了一點眼前的兩位青年的焦點。提醒兩位還在魂遊天外的傢伙回神答問題一下,別再忽視還在轉動的錄音機以及拿著紙筆按步紀錄的自己了。

總不能要一個記者在採訪紙上寫上現場只有完全沉默吧,雖然他們如果再不開口的話也只能寫這樣了。但是真的寫下去的話不用腳指頭想都可以保證絕對會被上頭的罵死。

 

 

『你是要來採訪,當然要由你主導現場的氣氛啊!帶動唱你懂不懂啊!豬腦袋!』

是啊是啊,一下要我不要太過干擾惹他們生氣一下又要我主導現場……行行好,你乾脆叫我去彩衣娛親好了。

這些上頭的大老們哪一天才會發現其實自己的命令總是互相違背呢?

忍不住嘆氣。

但是該做的還是要做,再哀怨都沒有用,於是只好把焦點轉回了眼前的兩個人。

 

 

桌子的對面坐著兩位青年,年紀大約只有二十出頭吧,看起來年輕的很。

誰能想到他們兩個年紀輕輕就已經是這區頂尖酒吧之一的老闆呢?

聽說連時常上門的客人都不一定清楚知道這兩個人的真實身份。一個窩在酒吧的吧台區裡,另一個則總是在外場打游擊,兩個外貌跟角色看起來,都讓人覺得與其說他們是老闆不如說更像是打工者。

 

 

坐在對面右手邊的青年不說話,只是望了望隔壁另一位從睜開雙眼以後就露出淡淡微笑的青年。

跟著他的視線望過去,從左邊的青年方向傳來淡淡酒香,他是被人稱之為酒保(Bartender)的人,本名不詳。雖然愛笑的他看起來一點也不穩重不器用更不像一個能夠支撐一間酒吧名聲不墜的酒保,但是那個笑容莫名其妙的就是很容易卸下別人的心防讓人放鬆,接著跟著他一起傻笑起來。將微笑收起來才發現到自己又不知不覺間跟著笑了起來,而且保證比對面的笑起來還要來得傻裡傻氣的……

他一笑就跟著笑……有沒有這麼容易中了暗示啊……發現自己從那男人開始笑的時候就一直跟著笑,那絕對是催眠!是超能力!遠距離操縱!!

 

 

坐在左手邊的青年伸長了手拿起酒杯,動作有點屌而啷當。他的表情像是有點心不在焉,但仔細一看就能發現,青年有著尖銳,而且冰冷的視線隱藏在前額黑髮之下盯視著,燈光下看來那雙眼珠子的顏色看起來淺得像是銀灰色一樣,無形之中讓他的視線在銳利之中更形殘酷。青年有著蒼白的臉色配著過長的黑髮有點凌亂地綁在左側,微微露出頸子上不明圖案的刺青以及耳環。

他低首微微啜了幾口自己杯子裡的酒,血紅色的酒在燈光下看起來像是人血,而自微開的唇瓣中露出來的小虎牙更是讓人在一瞬間有看到吸血鬼的錯覺。

尖得看起來咬人會很痛的那種。

 

 

「這個嘛──大概--是在小三的時候吧?」咋了咋舌,他緩緩地開口:「我記得那天剛放學回家,順手拿起了桌上那杯透明如水的飲料就直接喝了下去,沒注意味道一口灌下去,接著我就沒什麼印象了。」據說有在桌上跳舞。

他笑著補充了一句,整個氣氛頓時輕鬆了不少,就連右邊的青年也笑了出來。

 

 

「從那之後我似乎就中標了,怎麼喝都不會醉。」左邊的青年接著繼續說。

那一瞬間,他的眼神黯淡無光。

 

 

眨了眨眼,嘴角一拉,左邊青年的表情變化十分快速,霎時間換回了原本輕鬆的臉色。

「換你說了。」他推推另一邊的青年,臉上的表情帶著很濃厚的看好戲意味,而且一點也不怕被看出來。因為微笑而露出來的兩顆白色尖牙閃閃發亮。

 

 

和左邊的青年不一樣,右邊的青年留著一頭長髮端整的束在腦後,乍看之下給人的感覺像是時下的雅痞新貴。他就是傳說(?)中的侍者(Waiter),綽號萬能的傢伙,神出鬼沒的本領可說無人能及,無論在何種情況下都能讓整間酒吧維持運作順暢的功臣。黑色濃眉下架著一對金框眼鏡,嘴角要笑不笑的勾著。單論長相的話是沒有左邊的青年那樣的顯眼,祇是清秀中見帥氣而已,但是仔細看就會發現在那之中有著比平凡表象下更深沉更黑暗的部分。就連笑容也有些陰暗。

 

 

『不可接觸。』他身上貼著這種標籤。

因為眼鏡的反光,所以老是漏掉右邊青年的眼神。

以一個高級的情報型記者來說,這真是奇恥大辱啊!沒想到面對這個青年居然連最基本的眼神也抓不準!?

在兩人(?)期待的目光下,右邊的青年緩緩的開口:「你是問哪種酒?」

 

 

哪種?這個問題的重點不是在於初體驗的『時間』嗎?

面對這方一臉的不知所以然,左邊的那個青年轉過頭去,似乎在笑。肩膀一抖一抖的……

 

 

「算了。」青年淡淡的說。

他的記憶裡,這些東西不過是另一種食品……「以前拿來喝就像是在喝水,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不過味道很糟。」那種酒的味道十分不好,就是粗醅吧,鄉下地方的農人總是會拿穀物、果實之類的來釀製,每戶人家中的陰涼處都有這麼一罈。

像那種味道那麼糟的東西,你是不會多喝的。

不只糟,且烈。

「遇到這傢伙被請了一次,什麼時候喝完,也沒印象。」右邊的青年不假思索的將指尖比向左邊那個舉動很孩子氣的人,語氣卻完全不像指責。

 

 

「也就是說,那次醉了?」

發問完,才發現有兩道『看到白癡』的視線朝自己而來,而且動作訓練有素般一致的很。

『你這不是說廢話嗎?』他們的眼神這麼說著……突然覺得自己實在有點無辜,忍不住伸手比著錄音中的錄音機,一臉悲愴:「這是採訪啊……」要知道採訪這種東西就是要出聲音,什麼聲音都沒有的是要怎麼作紀錄啊啊啊啊……

總不能全部都用形容詞吧?

啊啊啊也許這也是個好方法不過可能過不了上頭那一關……

 

 

抬起頭就發現那兩道鄙視的眼神已在瞬間轉變為同情時,老實說有種更無奈的感覺……

啊啊--隨便你們啦……忍不住暗暗嘆口氣,還能說什麼咧……彩衣娛親彩衣娛親……

看著越發無奈的表情,左邊的青年又笑了出來,但是笑聲中帶著點不一樣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燈光的愚弄,這時候突然發現那眼神從原本的銀灰色轉變成了純粹的黑色,笑意溫柔莫名。

 

 

看著他的笑容,一時不察,再度笑了回去。然後暗自扼腕不已。

嗚啊啊~~只要對方展露那個笑容就會毫無所覺的跟著笑回去……虧自己還是個以堅強的自制力為榮的人……

來這裡真是打破了太多自己的紀錄了吧!

 

 

不可以繼續這樣下去了!

不行再被牽著鼻子走了!

握緊了拳頭暗自發誓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